三首词,看李清照少女时期的幸福!

文人们大多心思细腻敏感,所以诗词中有着太多解不开的忧愁。那些带着单纯和喜悦的诗词相对来说就少了很多。

都知道李清照一生波折,前期的生活和后期形成了巨大差别,前期的词带着女性独有的视角,都是幸福生活和满满的少女心。例如下面这首《点绛唇》。

点绛唇

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

见客入来,袜?金钗溜。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

虽然词中只写了荡完秋千的那一刻,但是一定能想象出一个妙龄女子在秋千上晃动的画面,刚停下来还没揉搓一下那纤纤玉手。她身旁是还挂着密密麻麻的露珠和开着的一两朵花,香汗透过了薄薄的罗衣。

此番描写心中早已幻化出一个可爱无忧无虑的少女形象,直想让人穿越千年的历史,去见一见那位在花园中荡秋千的女孩。

突然闻知有客人来,穿着袜子就跑掉了,却在匆忙之中弄掉了头上的金钗。仿佛能脑补一场爱情的偶像剧,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了那个心动的人。

害羞地跑开,却还是经不住好奇,倚门回首,假装去把那青梅嗅,只是为了看看那个来的人。女子的娇羞和期待都在这个动作中得到最好的体现,那时最单纯的年纪。

《点绛唇》是少女初次遇见爱情的娇羞之态,怎么看孩子都是缺点?放下成见欣赏优点吧!。《浣溪沙》是约会的喜悦。

浣溪沙

绣面芙蓉一笑开,“心痛”,一个与“心爱”紧紧相连的词……,斜飞宝鸭衬香腮。眼波才动被人猜。

一面风情深有韵,半笺娇恨寄幽怀。月移花影约重来。

女子像刚出水的荷花,带着暖暖的微笑,精心修饰的发髻双手托着雪白的香腮。美目含波,所有的心思藏在眼睛里,心中对爱情的悸动生怕被人猜出来。

一脸温情别有深韵,写了一半的书信全是相思和爱意,约在那月移花影的时节一定要再次约会重聚。

此时的她,还是那个只沉浸在爱情里的女孩,没有生活的忧虑,唯一的忧愁也许就是对心爱的人的相思。

前两首是少女时期的美好,《减字木兰花》就是新婚燕尔的幸福。

减字木兰花

卖花担上,买得一枝春欲放。泪染轻匀,犹带彤霞晓露痕。

怕郎猜道,奴面不如花面好。云鬓斜簪,徒要教郎比并看。

在卖花的担子上买得一束含苞待放的花。花儿还带着露珠,在朝霞和晨曦中显得娇艳欲滴。

又怕丈夫看了之后猜疑,我不如那鲜花好看。偏要把那花插在这云髻之间,要丈夫比一比到底谁好看。新婚的女子带着独有的心理特征,是最真实的写照。

此时的她正沉浸在婚姻的幸福中,带着任性和对婚姻、爱情坚定的向往。看着这三首词里的李清照,你完全找不到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的凄凉,也没有“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”的忧愁。她还只是那个活得自由自在的她。

【本文由“诗经情话”新媒体独家出品,系原创作品,图片来源于网络。作者叶下眠,未经许可,请勿转载】